EN

新闻中心

媒体资讯

媒体资讯

无补贴时代将至 动力电池产业链走向竞合

2019.01.05    21世纪经济报道

新能源车企产业链的深度绑定不只是与供应商,还将是与供应商的供应商。

“在2007-2008年期间,动力锂电池国内市场发展不景气,其中上汽、长城等很多公司都有投入,但一直未形成批量。当时,国内动力锂电主要以国外电动工具、高尔夫球车为主要供货对象。2014、2015年动力锂电池起量,2015年,在国家政策的催生下形成了政策性市场开始形成量产,并逐渐形成了投资、产能建设和行业炒作的高潮,这个高潮在2016年达到顶峰并持续到2017年。2017年之后开始出现疲惫和萎缩。直到2018年到达了‘冰河世纪’的极度不景气。”近日,在新材料在线?、寻材问料?、动力电池网联合主办的“2018中国新能源汽车产业峰会暨第五届中国动力电池大会”上,华鼎国联动力电池有限公司供应中心总经理杜文龙这样回顾了动力锂电池的发展历程。

在杜文龙看来,2015年起,国家开始调整政策,但是政策的调整并不是一个简单的过程。一项政策的调整可能会影响整个产业链的调整,并且周期比较长。“一直以来,我们都在追求比能量和续航,希望电动车能够替代燃油车,但电动车是否真的能够替代燃油车?国外的政策多数都确定为现阶段电动车与燃油车互补。”

他指出,目前补贴逐渐退坡,代之以发以奖代补,最有代表性的是国家新能源汽车重大研究专项,表明政策追求的不再是续航里程,而是技术先进。这个政策的转变的方向是对的,但是政策的转身需要一个更长的周期,一个锂电项目从论证、规划、建设,到形成产能,需要至少2年的时间,那么政策的调整周期,应该在3年以上。

2018年是我国新能源汽车高速发展的一年,宁德时代的上市把动力电池节奏带进中国时间,但与此同时,沃特玛的轰然倒塌给行业吹响了寒冬将至的号角。2020年无补贴时代将至,产业链中的企业会如何选择?

直面政策调整

大会上,浙江天能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销售总监程焱松发表了自己对补贴政策四个方面变化的预期:第一,补贴标准一定会降低,技术标准会提高。第二,补贴模式发生改变,现在的补贴政策是有单纯的供给侧补贴调整为由供给侧向需求侧过渡的方式。第三,补贴形态也会发生改变,未来补贴政策直接由金钱向整个政策、体系发生改变。第四,补贴出发点有调整,现在补贴是补贴推动市场,未来补贴倾向技术引领市场的方式。

中国汽车技术研究中心有限公司林春景指出,补贴退坡后车企和动力电池系统应该从三个方面进行考虑:首先,是成本问题。补贴没有之后消费者对于电动车的价格接受程度如何需要提前考量、提前布局。另外,国际竞争压力。第三,是技术路线。

“过去几年,我们主要都是在争论磷酸铁锂和三元,逐渐三元越来越多,在乘用车领域三元占比基本上是能达到80%上下,磷酸铁锂可能是次之,没法和三元比,对于能量密度没有那么高必要要求,可能整车企业会优先考虑我用可靠的安全循环寿命好的电池,这方面磷酸铁锂和目前的三元相比,更有优势,如果发生这样的情况,可能现在一些动力电池行业技术路线选择都需要发生相应的调整。” 林春景说道。

产业链合作

作为车企,未来对于动力电池的选择标准是否会改变?

长安新能源汽车科技有限公司总工程师杨波指出,对于未来电动汽车电池选择分为两个层面,一个是供应链层级,一个是技术层级,这两个层级从现在来说,都是没有答案的。

他解释说,首先,产能没有更多选择。“我们今年计划EV销量超过4万台,但是供应商原因导致销量大幅下降。虽然整个行业的产能和产量比较大,但实际上我们的供应商没有办法供给我们的需求,他们产能只有4GWh不到,但是他们接到的产能9GWh。”

另一方面,是车企对于供应商产品也没有更多选择。杨波表示,今年累计出现各种各样产品问题非常多,这和电池行业水平有很大关系。这和二级供应商也有很大关系,绝大部分出现模组设计制造、二级物料合体、盖板等问题,都有可能导致整车出现问题。整个电池业务单元有4起事故,都是由于原材料供应商出现品质问题导致。

“现在我们售后成本非常高,单款车一次超过200万元,有的车售后次数超过2-3次,我们现在推大数据和智能互联,我们要进行在线升级,实时进行监控,包括数据刷新、安全策略的更新,保证整个电池的安全性能。”杨波指出,在这种情况下,战略合作机会凸显,未来长安将加强和正极材料、负极材料、下游供应商进行绑定合作。

万向A123电芯开发总监李凡群也认为,“产业链的协同必须要做,而且是要坚决做,不做没有前途”。

以电池企业为典型,早期通过买不同量产级别的材料,如NMC111材料,再买标准化的设备,组装设计成电芯,实现了供应链的合作。但现在这种开发模式很难行得通,因为整个开发模式正在发生变化。

“比如电池的开发,是需要绑定整车企业的,整车汽车会输入他们完整的技术要求,拿这个输入的时候很大程度上现有电芯满足不了要求,或者某几项低温满足不了,这个时候要找供应商,可能现有市面上材料也满足不了,你要跟他一起开发,提高某几项性能,满足客户输入的产品。完成之后你才可能做下一步的配套。这个时候要很深入加入到开发过程中,才可能做大项目。”李凡群说,这样的技术合作会对产业链进一步洗牌,因为电池企业到最后会寻找有开发能力或者特别好的材料企业,要不然没办法共同开发,或者解决不了问题,或者做出的东西没有竞争力。